PVC传送带
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PVC传送带 >

首都女律师职业状况调查与分析报告出炉女律师

发布时间:2021-11-25

  随着律师行业的不断发展,北京女律师已达1.4万余人,约占律师总数的45%。作为新时代职业女性的重要代表,女律师的职业发展状况受到社会关注。

  近日,北京市律师协会对外发布《北京市女律师职业状况调查与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首都女律师的群体特征、社会总体印象、职业现状进行了详尽的调查与分析。

  基于对北京823名女律师和1059名社会公众进行的调研,报告勾勒出首都女律师的肖像特征:首都女律师学历水平普遍较高,具有较好的职业地位且追求更好的职业表现,是一个年轻、高知和关爱社会的群体,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积极服务公众的愿望。她们普遍积极乐观,负面情绪较少,对律师行业充满希望且离开的意向弱。

  据了解,北京律师群体学历主要为本科和硕士。其中,在拥有硕士学历的群体中,女律师超过一半。北京律师擅长的业务类型中,合同法和公司法居于前两位,女律师擅长的业务领域与此相吻合。此外,在北京市律师事务所中45%的合伙人为女律师,约22%的律师事务所主任由女律师担任,这一任职比例远远低于男律师。

  47岁的由莉雅是北京圣奇律师事务所主任、资深合伙人、高级律师,主攻民法领域,以房地产开发领域纠纷以及合同纠纷为主。她碰到当事人主动提起是因性别原因选择律师的,是一起离婚案件。

  韩女士因不堪忍受丈夫长期出轨提出离婚,此前曾接触了几名律师,但最后选择了由莉雅。韩女士说,最重要的是被由莉雅的专业性打动,加上是女性,感觉沟通起来更容易,更能体会她的感受。最终,由莉雅没有辜负韩女士的期待,在这起离婚案以及由此引发的与男方家庭的一系列官司里,都帮韩女士争取到了利益。

  刑辩律师孙晓洋是北京鑫泰洋律师事务所主任。在她的记忆中,并没有明显感知或者遇到过当事人因自己的性别表现出担忧或者干脆放弃委托,也没出现过因性别原因丢单的情况。

  孙晓洋向记者分析说,有了资历和社会影响力后,性别因素基本会被忽略。“当事人看中的是我在专业方面的能力,性别因素不会过多考虑。”

  孙晓洋的当事人一般处于被羁押状态,委托都是来自当事人的家属。“我见当事人第一面一般是在看守所。看到来的是女律师,对方可能会表现出一刹那的吃惊,但很快这种吃惊便会消失。”孙晓洋说,案子办完后,她有时会特意问当事人对自己的性别是否在意或者担忧,对方都很肯定地表示没有。

  报告指出,在特定类型案件里,社会公众选择律师时可能会有性别倾向,如离婚、遗产、劳动纠纷案件倾向选择女律师,而刑事、商事、行政诉讼中更倾向于选择男律师。受访者在离婚案件中倾向于选择女律师,比例为55.81%,但在刑事案件中,比例为11.8%。

  孙晓洋认为,女性的某些性格特征恰恰是律师执业的加分项。她告诉记者,16年前自己还是新人时,接手的第一起案件就是外地的一起涉黑涉恶案件。“由于案情复杂,涉及的被告人比较多,会见难度比较大。但出乎意料的是,在这批苦苦等待的律师中,会见的大门却是从我这里打开的。开完庭后,专案组组长对我说‘孙律师,您让我们如沐春风’。”

  “我想,正是不强硬、得体、坚韧、理性等素质,帮我敲开了会见的大门。”孙晓洋说,对方的评价对自己是褒奖也是点醒。她由此认识到,“如沐春风”也是刑辩的力量。在社会公众视野中,首都女律师有极高的耐心、细心、善于换位思考等品质,同时稍欠果敢和强硬,但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这些不动声色、于无声处的以柔克刚,正是女律师的“独门武器”。

  虽然在事业上取得了傲人的成绩,但由莉雅认为,女律师群体也需要被关心和呵护。“生活中我们还是妈妈、女儿、妻子、儿媳,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强,和男人一样在外打拼,在家庭中也像顶梁柱一般,脆弱的一面可能永远得不到安抚。”由莉雅说。

  孙晓洋也认为,家庭和事业的绝对平衡是不存在的。“我常常顾此失彼、难以平衡,个中艰辛不足与外人道。但我告诉自己,要乐观豁达、从容应对。我想,这些问题都是我们生而为人必须要面对和完成的功课。”孙晓洋说,作为新时代的知识女性和精英女性,女律师群体完全有能力创造属于自己的快乐和幸福,干得精彩、活得漂亮的人生才值得期许。

  报告认为,首都女律师是一个追求更高职业成就、努力提高职业生涯管理水平和工作家庭自我平衡能力的群体。她们永不满足,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奋力前行;她们审视自我,不断加强自身的职业规划;她们热爱家人,奉献自我也要平衡家庭和事业的天平。

  报告对首都女律师的职业发展提出建议,认为她们需要在自身擅长的业务领域积极发挥优势,主动影响社会公众对特定类型案件承办律师的性别印象,积极提升自身的性别自信及优势。而社会公众需要共同努力,消除职业性别偏见,帮助女律师获得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

  随着律师行业的不断发展,北京女律师已达1.4万余人,约占律师总数的45%。作为新时代职业女性的重要代表,女律师的职业发展状况受到社会关注。

  近日,北京市律师协会对外发布《北京市女律师职业状况调查与分析报告》(以下简称报告),对首都女律师的群体特征、社会总体印象、职业现状进行了详尽的调查与分析。

  基于对北京823名女律师和1059名社会公众进行的调研,报告勾勒出首都女律师的肖像特征:首都女律师学历水平普遍较高,具有较好的职业地位且追求更好的职业表现,是一个年轻、高知和关爱社会的群体,具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积极服务公众的愿望。她们普遍积极乐观,负面情绪较少,对律师行业充满希望且离开的意向弱。

  据了解,北京律师群体学历主要为本科和硕士。其中,在拥有硕士学历的群体中,女律师超过一半。北京律师擅长的业务类型中,合同法和公司法居于前两位,女律师擅长的业务领域与此相吻合。此外,在北京市律师事务所中45%的合伙人为女律师,约22%的律师事务所主任由女律师担任,这一任职比例远远低于男律师。

  47岁的由莉雅是北京圣奇律师事务所主任、资深合伙人、高级律师,主攻民法领域,以房地产开发领域纠纷以及合同纠纷为主。她碰到当事人主动提起是因性别原因选择律师的,是一起离婚案件。

  韩女士因不堪忍受丈夫长期出轨提出离婚,此前曾接触了几名律师,但最后选择了由莉雅。韩女士说,最重要的是被由莉雅的专业性打动,加上是女性,感觉沟通起来更容易,更能体会她的感受。最终,由莉雅没有辜负韩女士的期待,在这起离婚案以及由此引发的与男方家庭的一系列官司里,都帮韩女士争取到了利益。

  刑辩律师孙晓洋是北京鑫泰洋律师事务所主任。在她的记忆中,并没有明显感知或者遇到过当事人因自己的性别表现出担忧或者干脆放弃委托,也没出现过因性别原因丢单的情况。

  孙晓洋向记者分析说,有了资历和社会影响力后,性别因素基本会被忽略。“当事人看中的是我在专业方面的能力,性别因素不会过多考虑。”

  孙晓洋的当事人一般处于被羁押状态,委托都是来自当事人的家属。“我见当事人第一面一般是在看守所。看到来的是女律师,对方可能会表现出一刹那的吃惊,但很快这种吃惊便会消失。”孙晓洋说,案子办完后,她有时会特意问当事人对自己的性别是否在意或者担忧,对方都很肯定地表示没有。

  报告指出,在特定类型案件里,社会公众选择律师时可能会有性别倾向,如离婚、遗产、劳动纠纷案件倾向选择女律师,而刑事、商事、行政诉讼中更倾向于选择男律师。受访者在离婚案件中倾向于选择女律师,比例为55.81%,但在刑事案件中,比例为11.8%。

  孙晓洋认为,女性的某些性格特征恰恰是律师执业的加分项。她告诉记者,16年前自己还是新人时,接手的第一起案件就是外地的一起涉黑涉恶案件。“由于案情复杂,涉及的被告人比较多,会见难度比较大。但出乎意料的是,在这批苦苦等待的律师中,会见的大门却是从我这里打开的。开完庭后,专案组组长对我说‘孙律师,您让我们如沐春风’。”

  “我想,正是不强硬、得体、坚韧、理性等素质,帮我敲开了会见的大门。”孙晓洋说,对方的评价对自己是褒奖也是点醒。她由此认识到,“如沐春风”也是刑辩的力量。在社会公众视野中,首都女律师有极高的耐心、细心、善于换位思考等品质,同时稍欠果敢和强硬,但春风化雨润物无声这些不动声色、于无声处的以柔克刚,正是女律师的“独门武器”。

  虽然在事业上取得了傲人的成绩,但由莉雅认为,女律师群体也需要被关心和呵护。“生活中我们还是妈妈、女儿、妻子、儿媳,我们解决问题的能力很强,和男人一样在外打拼,在家庭中也像顶梁柱一般,脆弱的一面可能永远得不到安抚。”由莉雅说。

  孙晓洋也认为,家庭和事业的绝对平衡是不存在的。“我常常顾此失彼、难以平衡,个中艰辛不足与外人道。但我告诉自己,要乐观豁达、从容应对。我想,这些问题都是我们生而为人必须要面对和完成的功课。”孙晓洋说,作为新时代的知识女性和精英女性,女律师群体完全有能力创造属于自己的快乐和幸福,干得精彩、活得漂亮的人生才值得期许。

  报告认为,首都女律师是一个追求更高职业成就、努力提高职业生涯管理水平和工作家庭自我平衡能力的群体。她们永不满足,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奋力前行;她们审视自我,不断加强自身的职业规划;她们热爱家人,奉献自我也要平衡家庭和事业的天平。

  报告对首都女律师的职业发展提出建议,认为她们需要在自身擅长的业务领域积极发挥优势,主动影响社会公众对特定类型案件承办律师的性别印象,积极提升自身的性别自信及优势。而社会公众需要共同努力,消除职业性别偏见,帮助女律师获得更多的职业发展机会。